产品中心 PRODUCT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张先生

咨询热线:400-607-176

地址:深圳ROR体育app科技有限公司

在线咨询

金融

您现在的位置是:ROR体育app > 金融

四大科技巨头 大到不能“拆”?

亚马逊、脸书、苹果、Google,这四大企业巨擘的影响力,已引发垄断世界的疑虑,美国国会还为此大动作调查。社会评论家格洛威认为,它们已宛如人体器官般主宰人类的生活,在未来若有任何变动,恐怕都将对全球造成不小的震撼。

科技巨兽已经开始反噬,成为人类的噩梦?

亚马逊(Amazon)、脸书(Facebook)、苹果(Apple)、Google在全球科技服务及产品握有庞大市占率,在(势)力可敌国的状态下,早引起欧美政府注意。

7月底,美国国会举行了听证会,一次传唤这四家CEO用视讯作证。美国从未经历如此大规模的企业分割,以往标准石油(Standard Oil)、AT&T(美国电话电讯)、微软(Microsoft)等企业拆分,规模都远小于这次。

这几家科技巨兽的财富,已令人难以想像,却仍不断膨胀。

苹果每天的收入大约美国2500个家庭一年的收入。60%的美国人有脸书,其余40%不乏有人正使用WhatsApp及Instagram等脸书子公司的App,算一算,脸书每年利润接近50亿美元,也就是每小时进帐57.08万美元。

而四家巨头的总市值,在前年,已超过法国GDP,去年超越英国,今年已超过德国,等于目前已是仅次于美、中、日的第四大国了。

四巨头如人体器官,难分割

著名社会评论家史考特·格洛威(Scott Galloway)指出,这四家巨头可说已经化为人体器官,少了他们就不行。

Google如同人的大脑,一切信息都由大脑处理,人们有疑问就得上网查Google。

脸书如同人的心脏。人想要好好活著,感受到爱是非常重要的,而脸书就为21亿个用户提供了感受爱的平台。

亚马逊就像人的消化系统,只想著消费。64%美国家庭都是亚马逊的会员,成为了多数美国人离不开的消费平台。亚马逊在电商平台上的营业额,是全美电商平台上营业额总和的40%。

苹果像人类的性器官,是非理性的、炫耀的。消费者花1000美元去买一支 iPhone X,显示他们有更高雅的艺术鉴赏能力,以及更好的收入条件。据美国统计,苹果手机用户的收入,比安卓用户的收入高40%。

此次,美国国会传唤这四位CEO参与听证会,政府已详细调查两年、150万个卷宗,参众议员助理遍访他们的客户、供应商、公司高低阶层,甚至工人。是1989年国会调查微软后,最雷厉风行的一宗案件。

每个议员都拿出厚厚一叠资料,也有确定的时间、地点,甚至还有电话录音,看来,国会和司法部是有备而来,绝不轻易善了。

脸书、亚马逊被抨击最多

四巨头CEO都辩称“服务无罪、并购有理”,也坚称自己诚心为了给客户更好的服务,才做出种种并购,而且自家公司的市占率还是很低,没有达到垄断的地步。

但,是否有垄断,端看从哪个角度检验。以脸书和亚马逊来说,被人称为“邪恶帝国”,因为他们都严重威胁既有生存者。苹果和Google形象比这两家好,因为他们是在创新领域。

亚马逊现在是众矢之的,创办人贝佐斯(Jeff Bezos)跃升为全球首富,亚马逊每年2800亿美元营业额,120亿美元获利,虽然获利率不高,但股票1800美元左右,现在市值1兆美元,已占美国电子商务的40%。

登录亚马逊网站,有如八脚章鱼,凡食、衣、住、行、育、乐,你想到的、没想到的,都可以买到。亚马逊的成功在于信奉“客户第一”,这是信条、是信仰,亚马逊开会时,总会留一个空椅子,这是为顾客留的。但转过身来,亚马逊对基层员工、对供应商、对小企业,却是标准的弱肉强食策略。

亚马逊和其他三家科技巨人一样,不只做平台,也在平台上做生意。亚马逊会把自有品牌摆在前面,吸引顾客;也要求上它平台的外部零售商,提供授权技术、某些产品机密资料等内容。

在政府调查过程中,公务员发现找证人很难。亚马逊平台的供应商,不敢出来公开作证,调查员都得闭门调查,因为亚马逊可以采取很多不利卖家的手段:例如,将产品调整到网页后面,让客户根本看不到你的产品。

再看脸书。脸书在这四、五年,已并购WhatsApp、Instagram及Messenger,等于已独占全球前四大社群媒体,而第五名SNAP正奄奄一息,也等著被并购。

垄断社群媒体局面,就等于垄断广告,现在美国所有广告里,

1/4都为Google和脸书所占,新媒体和传统媒体都同受广告剧减之害,关门、歇业、停刊不计其数。尤其是今年上半年,新冠肺炎蔓延后,更是哀鸿遍野。

近年来,脸书甚至还频频左右选举生态,使得候选人,得脸书者得天下。2016年,川普阵营就靠大量脸书广告及不实发文,压倒主流媒体的反对声音而得胜。极左派、极右派及恐怖主义,都靠这个平台急速壮大声势。

脸书更常侵犯个人隐私,或是给广告客户若干特权取得大数据,引发美国国会反对,前年也召唤创办人祖克柏(Mark Zuckerberg)出席国会作证。

合伙人痛心,盼政府硬起来

讽刺的是,这两大巨兽的创办合伙人,这两年分别倡议政府要有作为,打破该企业的垄断。例如亚马逊已退休的合伙人卡芬(Shel Kaphan)说:“我曾呵护它如襁褓中的小孩,总不希望他长大后,变成反社会的成人(意指到处破坏旧有的商业模式)。”

去年5月,脸书共同创办人克里斯.休斯(Chris Hughes),在《纽约时报》发表一篇近4万字的长文〈是时候拆解脸书了〉。他指出,祖克柏的权力太大(占六成股份),脸书逐渐变成一个垄断公司,祖克柏可以决定脸书如何回应假新闻、侵犯隐私等牵涉大众,甚至影响国际政经局势。

休斯呼吁,政府司法部与联邦贸易委员会立刻采取反托拉斯行动,尽快拆解大到无法控制、带给社会愈来愈多负面影响的脸书。

苹果是这四大巨人中唯一有实体产品的公司,所以苹果总裁库克频频喊冤,认为苹果有助于提升美国科技制造水准。

苹果大部零件都在海外制造,川普却频频要它回美国制造,但苹果尚无大规模建厂的打算。一般消费者诟病,苹果要对App Store里的产品抽30%,坐收盈余;此外,对旧有机型进行降速,等于逼消费者买新机。

到底,未来这四大巨兽将会如何拆分?

最先被拆解的可能是亚马逊,因为他树敌最多。舆论要求先分割亚马逊的云端服务,这部分是亚马逊利润最高的行业,而且已占美国云端服务市场的一半,数据资料都来自亚马逊的网站,因此分割势在必行。

最近,美国国防部云端服务的100亿美元给了微软(只占全美云端服务的16%),而没有给亚马逊,就是不愿意再滋养亚马逊。

另外,极左派的民主党参议员华伦,也提出分割四大科技公司的准则:超过250亿营业额的平台应该视为公用事业,因此就应平台归平台,自家营业归自家营业。也就是脸书和Google必须将广告营运独立出来,亚马逊网站只能贩卖别人的产品,自己产品另创平台;苹果卖阳春手机,放弃邮件和地图等应用,软件及应用程序买卖必须另外成立公司。

拆分只是防止这四大巨兽垄断市场,但接下来的局面,还无前例可循。

各公司部门现在营业及利润纠缠交错、如何估价、如何划分责任范围,会不会减少服务?

例如,这些公司市值总和已超过德国,分解当时及以后,对世界股市产生何种冲击?拆与不拆,都将为全球市场带来变量。